黄色版的快手

“最近几年,有没有这种孤独的的感觉。”

沈尽睫毛轻轻一颤,他盯着地板看了一会儿,抬眸又望向窗外。黄色版的快手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有。”怎么没有啊。

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朋友。

找不到说话的人。回到家,他是一个人,在外面,他还是一个人。

“白天,在外面找些事情做,逛逛公司里,之后晚上回家,特别是吃饭的时候,一个人,一点声音都没有。吃完饭就坐在沙发上,就这么安静的望着窗外,没人和我说话,我也不想说话。”

“不过还好,走之前教给一个任务,帮看着黎夜,照顾他。后来偶尔白天去黎夜的剧组探探班,还好点。”

可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总会有一大半的时间空余,他还是一个人。

“尽尽,想不想……的爸爸妈妈啊。”

左凌趴在桌上,隔着吧台望着餐厅里的沈尽。虽然她很不想提起沈尽的父母,但……

“想吧。其实,都快忘了他们长什么样子了。”说着,沈尽笑了一声。

他还真是悲哀啊。

闻言,左凌皱了皱眉,沈尽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那个时候的沈尽还很小,之后就住在孤儿院。

卫衣少女欢乐多

“之前住在孤儿院的几年,过的也很不好啊。”关于孤儿院,左凌认识沈尽这么长时间来,还真的没有问过。

“不太好。那边的孤儿院,就我一个华人小孩,每天被欺负是家常便饭。”摸了摸脖颈,沈尽提起这个确实有些不自然。“我阴差阳错进了TR,其实就是老板带我进去的。”

“我一直很喜欢,就是很喜欢和做朋友,不仅仅是因为在国外那段时间照顾我,不怕染上病毒流感,也不仅仅是因为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主要是因为,我听老板说过的身世,所以……我知道我们是同类人。”

“我们都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我们都是被这个世界折磨过的人。但是,我们也同样的都很幸运。”

他们的身世几乎是差不多的,性格上虽然迥异,但是心里本性都是孤独的。

“如果,我性格不是这样的话,我遇到的那些年,我可能真的会很喜欢很喜欢,之后去追。”但并不是,他现在对左凌的感情,就是朋友,可以为了对方拼命的那种。

沈尽笑了笑,又道:“可惜,我对女朋友一直不是特别感兴趣。”他开窍就比较的晚,如果当年他就有想要交女朋友的意愿,可能他真的会去追求左凌。

一是因为他们互相了解,也不用去再磨合什么。二是因为他们是同类啊。

“所以说,我把当成有过命交情的朋友,可以为了我拼命,我也可以为了拼命。说婚礼缺个伴娘,我虽然嘴上嫌弃,但是,如果真的需要我,我真的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听着他的话,左凌眼底有泪光闪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气氛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