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app

  免费app ♂? ,,

   当洛清听到妻子斐可如这句话时,他眸中划过一道无奈。

   艾德文转身看向气的容颜微微扭曲的斐可如凶神恶煞冲着自己而来。

   他的眼里瞬间窜起两团火,朝着斐可如怒吼:“真是恶毒的女人!想让我们劳伦家死绝这辈子都别想做梦!”

   话罢他看向洛清怒道:“听听,刚刚不是使劲在洗白吗?现在她亲口承认是她发布丑闻毁掉了艾莉,洗,我看以后拿什么去装无辜!”

   洛清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

   毕竟他已经在尽力帮妻子斐可如摆脱误会,但是她这一开口和上次打电话一样为了一时之气去承认她没有做过的事情。

   所以,她和艾德文之间的误会他没有办法再解决。

   斐可如被艾德文打了一个耳光懵了很久才回过神,等她缓过神第一时间就是问下人得知他来到父亲斐天启住处。

   她人未到就先听到艾德文的怒吼声,让气的半死的她更加怒上心头。

   她朝着艾德文就走过去,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向他。

   艾德文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斐可如扬起的右手,他眼里充满杀气怒瞪她:“想打我?没这个机会。”

   短发俏女郎有着魔鬼身材

   斐可如顿时感到手腕上锥心的疼,她倒抽了一口气冷的同时挣扎怒道:“放开我!”

   一旁洛清一看这一幕发生立刻上前抓住艾德文的胳膊,直接帮着妻子斐可如脱离艾德文的束缚。

   “艾德文,别太过分了。”他眼中带着冷冽看着艾德文。

   艾德文愤恨看着洛清和斐可如,“我过分?过分的是们,我们劳伦家和们无冤无仇就这样害我们声誉扫地,这事是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说完,他转身就朝着院内走去。

   他很想再一次给斐可如一个耳光,可是他在看到洛清的时候就知道不能继续和他们夫妻纠缠。

   越是耽误的越久对于单独而来大宅的他越发危险,斐可如这女人如此歹毒定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所以他现在唯一想见的人是老爷子斐天启,至于其它他实在是无暇理会。

   斐可如的手腕被艾德文给捏的生疼,她疼的咧嘴。

   洛清没空理会艾德文,他一看妻子斐可如如此疼痛忙伸手轻揉安抚说:“别生气,别生气……”

   “艾德文!”斐可如没有理会洛清而是大声咆哮,等她看过去的时候早就没有了艾德文的身影,她怒看一旁保镖说:“一群饭桶,快点阻拦艾德文!速度!”

   本来保镖们已经阻止艾德文前去别院内,但洛清的出现算是给了艾德文的特赦所以他们以为洛清同意见老爷子而没有阻拦。

   现在斐可如这一吼,这些保镖们很听命令的急忙边跑边拿着对讲机言道:“立刻阻止艾德文少爷去内院……”

   洛清一看斐可如的命令,他看向她意有所指说:“阻止艾德文毫无意义,反而是不该因为生气所故意对他说发布艾莉的新闻,我都说过了这是替人背黑锅,今天或许能够和艾德文解释清楚,……”

   “闭嘴,闭嘴!”斐可如气的用英文朝着洛清怒吼,而后她又换回Z国话怒说:“我不需要和艾德文解释,我替人背黑锅怎么了?洛清我告诉这锅我现在背了!我倒要看看他艾德文有什么能耐竟敢打我耳光!”

   洛清:“……”

   他一脸震惊看着盛怒到容颜都扭曲的斐可如,“说什么?艾德文打耳光?”

   “给我滚开!”斐可如一把推开洛清,她气势汹汹的说:“今天我非要艾德文死在这里!”

   她边说边凶神恶煞的跑向内院,而她今天穿的一双黑色高跟鞋这一跑的太急顿时脚下一个踉跄就跌倒在地。

   洛清不是第一次被斐可如发脾气,所以他一点都不气反倒看到她摔倒在地急忙上前去扶她。

   “痛痛!别碰我!”斐可如痛的满脸痛苦却抬手就推洛清,“滚,滚开!”

   洛清看着斐可如膝盖跌破渗血,他心疼的说:“膝盖破了,我带先去看医生。”

   雨,在下,斐可如这一路跑来早就身湿透,膝盖摔破,头发凌乱,她生气愤怒的样子简直狼狈不堪。

   “不看医生,给我滚开!”她反手就是推洛清,“别碰我,不能让艾德文见到我爸爸!我要他们这下贱的两兄妹死!”

   洛清不理会斐可如对自己的推挪,他反手紧紧滴抱着她就站起身走向内院给她止雪。

   “洛清,这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斐可如双手被洛清所夹在胳膊下她完除了身体动弹之外根本没有办法推他。

   洛清任由斐可如怒骂自己,而他快到斐天启所居住的房间时看向一旁的男仆问:“艾德文呢?”

   男仆恭敬言道:“艾德文少爷在老爷子房间内。”

   斐可如一听这话顿时两眼发直,怒骂:“一群饭桶,一群饭桶。”

   洛清看了一眼侯在门口的护士沉声说:“过来治伤。”

   女护士急忙走向洛清。

   洛清大步走到医务室后将斐可如放在一旁沙发椅子上,而他一个转眼就看到女护士也跟进来,他冷声说:“不管用什么方式不许二小姐出这个门,否则会没命。”

   女护士听完洛清这话吓得浑身发抖脸色发白,无辜的她一听这话忙说:“是。”

   “洛清,没有人能够阻拦我!”斐可如朝着洛清吼着。

   而她话罢就站起身结果腿痛一软直接身体往前倾去。

   女护士一看这般急忙上前去扶住斐可如。

   此时洛清连头都没有回直接离开医务室顺手关了门。

   他脚步走的不急不缓进了斐天启居住的奢华房间,然后他就看到了保镖们要去动艾德文,而艾德文手里却多了一把水果刀站在老爷子床前出声悲痛道:“老爷子,和老夫人平时最喜欢艾莉,现在她发生这样的事情要为她做主啊。”

   保镖们完不敢近身主要是怕艾德文的刀不小心伤了老爷子斐天启。

   “们都退下。”洛清看向保镖们沉声道。

   保镖们眼里出现了犹豫却听着洛清的吩咐转身离开。

   此刻洛清已经站在老爷子床边,他转头看了一眼睁着眼却眼里出现浑浊目光显得呆滞的斐天启。